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20的博文

404!

根据未经证实的消息、不合逻辑的推理、凭空产生的直觉,sp圈子的404指数当下已达2019年6月来最高值,并将维持很长时间。建议永久关闭或退出中土世界可正常访问的所有平台和交流工具,让自己变得不重要。 期待事实证明,这次只是我错了。显然,圣城失守后,很多东西不会回来。核冬天会在避难所给我们以别样的温馨。

写在避难所Discord服务器成员达到101位之时

这个月我过得很匆忙,却有幸看到谷地同好们重新聚拢,这治愈了离乱的心绪。我为避难所做得太少,唯有更文才能缓解一些愧疚了。在近几日的摸索中,Discord的一些基本特性让我们确认了 之前的选择 是正确的: 1. 「服务器」并不是一个实体性设备,而是一个大群,可以把一整个圈子(例如谷地)的朋友都拉进来,相当于让这些之前可能隔着一两个人才认识的同好都进入同一个共同体之中,建立了某种关联,在同一个服务器之内,往往可以直接互加好友,互相认识。 2. 「频道」是服务器之下的小群,一般会指定主题或者发言方式,避免了在大群之中找不到话题、聊天主题不断飘移的问题,更容易在特定主题之下产生高质量讨论,也让人在闲聊频道中更放心地灌水。此外,大圈子里往往还有小圈子或者活动,也可以开新的频道内部交流,不至于需要另拉一个群而影响大群的人气。 3. Discord的所有聊天记录都是永久保存在云端的,可以随时查阅和搜索,不受登录设备、方式的影响,并且新加入的用户也能看到此前所有聊天内容。可以借助这个特性保存和利用过往的高质量讨论,加上类似于加精的标记功能,使群聊具备相当的论坛属性。结合避难所的博客,看起来谷地已经通过更恰当的方式恢复了运作。 4. Discord提供了app/网页浏览器二者可选的登录方式,增加了便携和隐蔽的可能性,并可借助浏览器的设置来管理Discord的行为。网页访问和app访问的体验并无区别。目前我常用的聊天软件,提供了同样便利的只有MegaChat,但后者的功能远不如Discord丰富。至于其他那些明明可以在网页上提供服务,却逼迫用户下载app的平台,麻烦倒闭一下好吗? 目前避难所服务器的设置仍然在根据大家的反馈进行调整,日后也不会停下。写这篇文的时候,避难所已经有101位正式成员,活跃度也逐渐提高。我们要感谢 ANSG 的朋友们组团到来,为避难所增添了许多人气。在谷地的复活中遇到许久以来一直关注着我们的朋友,真的很幸运,愿相爱不相杀。 最后还是要提醒一下,避难所服务器随时欢迎加入。加入服务器后会进入介绍页面(前院),需要根据页面内的信息联系管理员添加权限,即可和大家一起聊天。我们不会询问任何个人信息,仅需要回答两个问题:从哪里知道的本群;sp是什么意思?这两个问题是为了统计和避免非同好误入。 避难所服务器加入方式:

紫禁城探案(第六章)

“不要看我,继续。”十三躺在楠木躺椅上,摇晃着看黄安打宫女的屁股。 “好嘞,十三爷。”黄安撸了撸袖子,挥舞藤条照宫女白花花的光屁股上抽去。 “哎哟!二。”宫女报数道,她的屁股上又多了一道鲜红的伤痕。 “啊!三。啊!四。。。”今儿来了个有分量的观众,黄安抽得格外卖力,才几下就把眼前的宫女抽得面容扭曲,冷汗直冒。 “问你个事呗。”十三道,“彩燕,你还记得么?” “十三爷,彩燕我知道啊,出事的那个,可怜哟,眼看就快当贵妃了。”黄安说着,又抽了一藤条下去。 “你跟她熟吗?”十三问道。 “不熟啊,十三爷,哪能熟呢,她是皇上眼前红人,平日就是见了,也不拿正脸看我。”黄安回道。 “哦,这样啊。”十三淡淡说道,“我怎么听说,你抽过她屁股。” 黄安听了这话,吓得一哆嗦,藤条都掉了,忙说道:“哎哟,这哪能啊,哪个王八羔子诬告我,十三爷,我。。。” “哎,别急啊,我又不是来问罪的。”十三站起身来,拍了拍黄安的肩膀说道,“我只问你一件事情,彩燕的屁股上有没有胎记?想清楚了说。” “这。。。我。。。”黄安的脑子使劲转了几转道,“没有,白着呢,什么胎记没有。” “你确定?”十三问道。 “我确定。”黄安道,“至从彩燕得了势,我成天提心吊胆,怕她报复我,我做梦都能想起那天打她屁股的场面,不会错的,没胎记。” “十三爷,您在这呢。”说话的人叫宁全,是十三的一个跑腿。 宁全贴着十三的耳朵说道:“您让我去苏州问的事,我问了,彩燕的父母都在,他们以为女儿还在当女史呢,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家也没有什么橘树,家书倒是写过,最后一封是几个月前的事了,一直没回应,您要的他们平日写的字我也给带来了。”宁全把几张纸递给十三。 “好,你也辛苦了,晚点去我府上领赏。”十三道。 十三看了几眼手里的纸就收了起来,他别了黄安,准备去找仙雨,事情果然有蹊跷。 还未走到宫正司,十三就见到了仙雨。 “出事了。”仙雨对他说道,“文雀死了。” 文雀死在了自己的房里,十三和仙雨到的时候,她的尸体还在,墨倩也在,她正仔细验尸。文雀的尸体和彩燕的如出一辙,摆出奇怪的姿势,脸、乳房、下体都被弄烂,但高瘦的身形还是可以肯定是文雀本人。 “才死不久。”墨倩说道,“和彩燕的情况一样,流血过多而死,从手法看,基本可以肯定是同一个人干的,凶器应是一种金属制的勾爪

来避难所 Discord 群玩吧

既然QQ和微信只能承担过于正常的日常交流,既然我们颇有一些不太正常的爱好需要分享,既然这种与世界勾搭的冲动占据了每一个寻常的夜晚,既然如此,我们创建了避难所的Discord群,欢迎每一位知道避难所的、合群或者不合群的成年朋友们加入。至于未成年人嘛,那里没有适合你们的频道。 在可选择的范围内,选择Discord是因为它有完善的频道功能,我们几乎可以在Discord平台上复活 谷地论坛 的灵魂,用一切体位与他辗转交融。没有选择Telegram是因为它要求手机号注册,不足以掩盖卑微;没有选择mega是因为它的群聊架构过于简单,high不起来。 想要加入的朋友,可以先在 Protonmail 注册匿名邮箱(如果对匿名性没有特别要求也可以直接使用常用邮箱注册,Discord上不会对陌生人和好友公开注册邮箱),到 Discord网站 用邮箱注册账号, 点击这里 ( https://discord.gg/ncB5xV8 )进入避难所群聊。进入之后会显示欢迎页面,根据欢迎页面答题:从哪里看到本群?sp是什么意思?前者用于统计,后者防止圈外人士误入。答题后即可开通发言功能。 (根据同好反馈,在某些网络环境下,注册discord账户可能被要求验证手机号。这种情况可以通过改变网络环境规避,但需要反复尝试。如果对匿名性没有特别要求也可以为了账号安全进行短信验证,Discord上不会对陌生人和好友公开手机号) Discord的「服务器」是一种大群,相当于论坛;服务器之内有多个频道,相当于论坛的板块,聊天内容可在线长期保存。避难所服务器内各频道一般不作多余限制,唯独儿童话题绝不可提及;此外,发生争吵时,当时话题可能被暂时叫停。 软件使用方面,建议使用网页版,并关闭所有传感器权限,以免误触语音、视频开关而暴露素颜及年龄,但避难所服务器也支持自愿的语音、视频交流。DoH+ESNI目前有可能绕过防火长城,但不保证后续效果。出于安全性和稳定性考虑,如果身处长城之内,应该开启代理。 或者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或者你有自己的大晴天,不管如何,我们都在避难所等你来。

ACG SPANK情报·NEW(31)

图片
这里收录了一些我和朋友们在ACG作品里看到的SPANK镜头,作品范围基本上限定为非18禁,所以不会有过于黄暴的内容,请放心(失望)观看。 这期只有一部漫画,《サライ/奇谋女卫士》,数量虽然不多,然而质量很高。 大家如果有新的情报欢迎在评论里分享,非常感谢~

紫禁城探案(第五章)

“真是些禽兽!”墨倩正检查着明环和云裳的伤势,她是名医之后,在太医院当女太医,资历尚浅,寻常事情轮不到她,本来落得清闲,可这日十三皇子给她送来了这两人。 “大狱里就是这么对待女犯人的?”墨倩很生气,“没人管管吗?” “哎呀,寻常不会的。这不是要犯嘛,他们使点劲,总不会落个消极怠工的罪。”十三道,“要多久才能问话?” “问话?最少三五天。”墨倩道。 “这我可等不了。”十三皱眉道,“三五个时辰怎么样?” “你还是不是人啊!”墨倩骂道,“没见她们伤得这么重。” 十三不但不生气,还讨好道:“是是是,她们是伤得重,可我们墨姑娘的医术岂是寻常大夫可比,弹指间就能妙手回春,治这区区伤势又有何难。”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墨倩叉着腰道。 “这样,你在这好好医治,我让御膳房给你准备你最喜欢的雪花莲子羹和藕粉桂花糕。怎么样?” “哼,想用美食收买我啊?”墨倩的表情开始有点笑意。 “不行吗?”十三道。 “那至少还得来一碟枣花酥。” “没问题!”十三笑道,“来十碟都行。” “唉,等会我医治的时候,你可不要碰我。”墨倩道,“我用针的时候要专心。” “我就好好坐在这里看着你,你干活的时候最美了,怎么看都看不腻。”十三道。 “别跟我来这套。”墨倩道。 日落西山,两个宫女终于慢慢恢复了神志。 “你可以问话了。”墨倩道,“只是她们身子太虚,你别问太久,再晕过去我可不治了。” “彩蝶那日有些反常,她一早上就打发我们走,说她想一个人待着。”明环说道,云裳跟着点头。 “那你们后来去哪了?”十三问道。 “后来。。。”明环欲言又止。 “事到如今,就说了吧。”云裳说道,“太监黄安在宫内隐蔽处摆了几个赌桌,平日里,宫女太监好赌的都会去,当日,我和明环就是去那的。” “原是去赌钱。”十三道。 “不是。。。”明环道,“我们是去还赌债。” “我和明环都欠了黄安的钱。”云裳说道,“黄安有个规矩,欠他的钱,还不上的话,就去给他打屁股,按欠钱数目挨打,打完就清了。” “黄安是阉人不能人事,偏好打人屁股,他是庄家,常去的宫女太监没少欠他钱,都叫他给打过。”明环说,“起初大家还扭扭捏捏的,后来就习惯了,反正又没真男人。那

我们成年啦

关注我们博客的朋友或许会注意到,今天零点,我们已经主动把博客设定为「成人博客」,今后访问避难所都会显示提醒,需要确认之后才能访问。值得一提的是,在某些环境中,直接访问避难所内的特定页面有可能出现加载错误,显示的是白色无内容页面,这时只需要访问避难所首页,即可正确显示。 大家应该能想到,作为多人参与的群博客,这样的声明意味着访客可能会减少,特别是搜索引擎来的访客会明显减少,这对创作者来说肯定会有一些负面影响,但是权衡过后我们仍然决定给避难所加上成人标签。如大家所见,避难所的托管主体是blogspot.com,在2008年以后,它已经被稳定地阻挡在防火长城之外;这个选择是有意为之:和谷地的海纳百川不同,我们对读者有一定的期待,并且也不愿意以不认可的标准进行自我审查或者审查其他作者的文章——这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益处,反而会违背避难所充分满足小圈子朋友交流需求的初衷。 既然如此,我们决定把这个标准执行下去。考虑到我们讨论的内容很可能涉及性爱、虐恋等传统上被认为不适合18岁以下人士接触的元素,不管是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还是处于对自己和避难所的保护,我们都应该主动声明。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声明,我们得以自由地分享关注的色情话题,这是人类本能与欲望的重要部分,在这方面的自我审查之前已经压抑了许多避难所成员的创作冲动。此外,我们也欢迎对此类话题感兴趣的朋友们加入避难所。 另外,这不意味着避难所的每一篇文章都与成人内容有关。事实上,今天的举动不表明任何我们在创作上的倾向性,也不表明我们要刻意鼓励色情内容的创作(这类创作冲动存在于每一个健康人体内,完全无需鼓励),而只是保全一种可能性。以往我们为了被更多的人认可和理解,牺牲了许多可能性,今天我们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不必要的枷锁,那么,这就是我们的成年礼。 祝各位已满18周岁的作者和读者成年快乐。

无意中发现的一个sp写作爱好者聚集地

图片
软件叫半次元,文字区有sp区,看着还挺热闹。 整体看下来偏低龄向(学生为主),女生向,有不少耽美文。

W先生的X幻想系列(一、spankdoll)

X幻想系列。 最近压力有点大,写这个完全是为了释放压力,所以情节极端,又黄又暴力,慎看。 X女校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月考,月考结束后有一个特别的规定,每个班级的最后一名,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变成老师和全班同学的spankdoll,她的额头上会被写上freeuse,所有人都能虐待羞辱她,直到下次月考为止。 第三次月考结束,二班班主任W老师把美子叫到办公室。 这是美子第一次考最后一名,其实她的成绩一直在中游,这次赶上重感冒,发挥失常,总分还创了班级的新低。 美子长得很漂亮,平时高冷,看不惯她的同学很多,不少人听到这个消息已经跃跃欲试了。 美子现在站在W老师面前,紧张的捏着手指。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W老师说道。 “知道,我考了最后一名。”美子道。 W老师拿着记号笔在美子的额头上写了一个大大的“freeuse”,说道:“从现在起,你是全班师生的spankdoll,doll是不会反抗的,所有的对待你都必须无条件承受,明白吗。” “我明白。”美子想到这个月的日子一定很难挨,spankdoll最初只是被spank,但是最近几年,已经发展成为各种类型的性虐,只要不致死,都是被允许的。 这次的spankdoll难得是个美女,W老师的脑子里已经闪过了几十种虐待她的办法。 W老师托起美子的下巴,欣赏着她精致的脸庞,想到这样的美女马上就要受到各种各样的折磨就让他下体充血。 他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美子的脸,感受她娇嫩的肌肤,用手指轻启她的嘴唇,在她的口中搅动,拉出她的香舌,闻到铺面而来的少女的香甜味,让他亢奋到了顶点。 W老师粗暴的把美子的连衣裙扯到腰间,脱去她的胸罩,饱满挺拔的双乳弹了出来,狠狠地揉弄品尝一番后,W老师拿来两个夹子,夹子上各挂着一个茶包,他把夹子夹在美子的两个乳头上。 突来的刺痛让美子轻呼出声,她的乳房本就特别敏感,单是茶包的那点重量已让她感到难以忍受。 W老师端来两杯开水放在桌上,他示意美子歪下身来,把茶包放进杯子里。 “这茶要泡五分钟,五分钟内你保持这个姿势,如果茶包离开杯子,我会重重地惩罚你,听清楚了吗?”W老师命令道。 “听清楚了。”美子双手撑着桌面,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把茶包落在杯子里,开水的热气和夹子的刺痛双重刺激着她,让她倍感煎熬。 W老师绕到美子的身后,掀起她的裙子

隐私之难(序):谈及隐私时的母题

在我们探索要如何保护隐私之前,我们希望回溯更为基础的命题,作为现在讨论的注脚:为什么隐私保护看起来这么难? 苏格拉底说, “ 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过 ” 。我们当然可以将无知与傲慢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我们希望回望深渊并探究一个新的问题:无知与傲慢注定不是凭空产生的,它们是因为民众的愚钝,还是民众被无形的力量圈养之后,呈现出了无知与傲慢的假象。 《海贼王》里有这样的剧情,大海贼多弗拉明戈通过威胁前任国王一天凑齐百亿巨款,使得顾及国民安危的前任国王被迫四处搜刮现金,并在一系列的阴谋之下成为了昏聩无道的下台者。 我们自然可以以知识分子的视阈,默认大的社会共识,将矛头指向沉默的大多数。但我们也同样真实的明白,沉默的大多数们往往只是时代雪崩中无依无靠的雪花,他们无非承担着本应由更大的恶所背负的指摘。 我尝试化用 “ 隐私指南 ” 的标题探讨另一个问题 “ 隐私之难 ” ,并期待着通过给出一组对于这一问题不同原因的分析或解决方案,系统性地说明 “ 隐私之难 ” 这一隐私的母题。 “难”一字有两种读音,其一为二声,表困难;其二为四声,表灾难。我甚至一时不知这一标题应该用哪种读音,甚至或许因为隐私既“难”又“难”,我们才会愿意用如此大的经历讨论这一话题。 我试图草拟目录来呈现隐私的 “难”与“难”: 尽管它并不完整且只能算是肤浅的答案,尝试着 “ 作文以记之 ” 。 隐私之难(1):利维坦 隐私之难(2):数字劳工 隐私之难(3):社会契约 隐私之难(4):被遗忘权 隐私之难(5):专有软件 隐私之难(6):区块链 写在 2020 年的三月,并将继续写下去 Huan

隐私指南(2)为什么隐私意识现在尤为重要

重复一句谎言一百遍,有可能让人习惯并且接受,而重复一句正确的话一百遍,却更可能让人生出厌烦和傲慢,继之以有意的忽视。 没有人会认为隐私是不值得保护的,但在具体的事情上,无知和傲慢却总是共同让这个常识被忽视。一群把「应该保护隐私」当作常识的网络时代生人,往往既不知何为隐私,更不知如何保护。 按照古典的想法,包括一些只有语言学价值的语言学分析,隐私是从公共空间中剥离出来的、属于自己的那部分东西。在这里公共生活是逻辑上在先的,先有公共生活,然后我们从中间拿出一部分,宣称它是隐私。更进一步,人类学还说明了,公共生活在时间上也是先于隐私的,原始人类先有共同的生活,才有了私人生活。 但这种想法最大的问题是,在更早一些时候,人在公共空间的暴露是可控的,每个街边墙角都是临时的私密空间,而家则是天然的城堡。因此,对于私密空间不必过度强调,只要远离人群,人可以随意享受私密,或者在私密中煎熬。对于古人来说,过于强调隐私的人,是离经叛道的自我放逐者。 但天网之下的当代,一个保护隐私成为共识的年代,天然的私密空间却步步退缩。每一个摄像头都是永不遗忘的闪亮目光,而我们的家也被智能设备的传感器完整渗透。社交是一种本能,所以我们自己购买设备来监视自己,并且争先恐后地用所剩无几的隐私去换取并不需要的方便。 最糟糕的事情并不是我们本能地和同伴分享自己的所见所感,这毕竟是我们生而为人不可避免的冲动,是这种冲动让人类祖先从东非走向世界。最糟糕的事情是,信息的传递完全失控了。 口头的转述,转述者会负责;手稿的流传,总有传抄者。当我把文稿锁进柜子,每天看着完好无损的锁,就总能安心睡觉。现在的情况是,锁、柜子、稿纸,都可能背叛我们——它们的身体还在那里,它们守护的秘密已经散落天涯。有些事情,你本来只打算告诉最亲密的朋友,有些事情,你打算让它烂在硬盘里;现在所有的事情,从卧室的窃窃私语,到电子日记本的深夜倾诉,全部都成了糊墙的报纸,只是路过的人未必认真看罢了。 这不是你想看到的结果。 便利只是手段,它的目的是让生活更美好。用隐私换取便利,是让手段破坏了目的。站在高楼上,有观景的方便,也有自杀的方便,前者是我们要的方便,后者是我们要警惕的方便。隐私信息是一种财富,更是一种权力,羔羊的肉鲜美细腻,这是草原上的野狼和野狗都垂涎的。 不想成为食物,请认真对待和自己有关的一切信息。你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