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避难所的NPC们

避难所的运作离不开众多NPC的辛勤付出,目前共有9位NPC为避难所服务。请允许我一一介绍她/他们: 避难所清洁工:无名隐修者,为新加入的成员提供最初的指引。几乎不会在别的地方看到他。但是如果你忽略了他的指引,那就没法看到避难所的其他房间和楼层了。 Janus (MEE6):避难所迎宾员,门神,总是欢迎新成员,在风雨交加中送来第一缕温暖,然后转身就不见了。这时候不用担心,去前院找避难所清洁工询问如何进入其他房间吧。 Felix (webhook):避难所之主,所猫,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擅长的事情是把避难所博客的新文章叼到客厅供大家讨论。除此之外整天就是睡觉。 Angelia (ProBot):避难所神使,善良并且唠叨,喜欢收集并且回答关于避难所的各种问题,并且乐于及时通报避难所发生的变化,还能实现许多特殊的功能,记得经常去找她。 Sisyphos (mvbot):避难所搬运工,总是在搬东西,总有东西搬。负责把放错了地方的东西搬到正确的地方,并且通知东西的主人。被搬过的东西就变成公共财产了,无法修改。 Prophetes (ConfessionBot):避难所代言人,据说是退休的大先知,负责帮害羞的成员匿名说话。只要悄悄私信找他,就能帮忙把消息转发在树洞或者假面会。经过他转发的消息看不出来源。 Ostraca (Pollmaster):避难所统计员,从几块无名陶片变成的小精灵,对数字很敏感,好奇心很强,喜欢问大家各种奇怪的问题,然后躲到一个没人的空房间去悄悄统计得票数量。 Calliope (MonitorRSS) 和 Polyhymnia (SocialFeeds):避难所的邮递员,总是为避难所的报刊亭送来新消息、新故事、新图片,文艺爱好者,喜欢看避难者被消息压住的样子。

ACG SPANK情报·NEW(54-59)

图片
 这里收录了一些我和朋友们在ACG作品里看到的SPANK镜头,作品范围基本上限定为非18禁,所以不会有过于黄暴的内容,请放心( 失望 )观看。这里提到的大部分漫画都能在 漫画柜 找到。 由于现在在线资源不稳定,所以文中提供的链接不敢保证一直有效,但我会尽量更新。 大家如果有新的情报欢迎在评论里分享,非常感谢~ 54.《萌音同学太过认真的交往方式》 55.《妄想学生会》 56.《凹凸游戲》 57.《朝食会》 58.《其实我是》 59.《闪乱神乐 夏日对决》

《废话》         这可能是我近三年来自认为写的不错的一篇文章,近四万字胡写了些自己从小到大以来一直幻想的梦,写了有挺长一段时间,梦还在,但总要面对现实,所以即使想接着写接续不上,我这人毛病就在这,三分钟热度,过了这茬就拾不起来了,希望有空的时候能把这篇写完把,祝愿我能成功的活着。         头三段后面有分隔符,不知道怎么删,就先这样吧。 《正文》 第 1 节 初识裴莹   寒风呼啸着刮过街道,树枝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路面上虽无白雪,但严冬的气息已经提前来到。街上行走的每个人都把自己裹进厚重的棉衣里,步履匆匆,一刻也不愿在室外停留。

囚徒困境(投稿作品)

  本文为投稿作品,作者wl 正文如下: ========== 18岁的小静和小婷都是高中生,是一个班的同学,她们是一对非常好的朋友,外人眼中的好闺蜜,她们也是以姐妹互称。正值大好年华的她们有着很好看动人的容貌。

幽邃星芒

  玩《逐光 : 启航》有感   《指挥官登机留存录音》 “指挥官,欢迎您登机,本次行动将由我与您共同完成,预计航行时间 36 年。 ” “得了吧,你一个智能又能有什么用,还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指挥官,我装载有新型情感交互程序,代号 IGNB - 18 。此程序可以模拟人类情感,帮助您解决旅途寂寞。 ” “你要是正常人的情商,就不会说这段话了。说说这次旅行的目的吧。” “您此次行驶目标为亚空间折跃通道,通过隧道行驶到目标星球旁,建立星环。” “去休眠仓吧,到达那个星球之后再叫我。” “好的,指挥官。”

唯有瘾者留其名(投稿作品)

 本文为投稿作品,作者Genecro 正文如下: ========== 昏昏沉沉的少女 西伯利亚一位心理学家在2004年的时候研究出用棍子打屁股的方法来帮助瘾君子们戒除毒瘾。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成功帮助1000多名患者解除痛苦,其中有毒瘾患者,也有嗜酒成瘾、工作成瘾以及有性瘾的患者。这位心理学家表示,鞭打之所以能够对瘾君子们有效是因为鞭打产生的疼痛能够使身体在血液中释放脑啡肽。该物质是体内产生的一种有镇痛作用的荷尔蒙。因瘾君子体内该物质早已耗尽,才会难以忍受毒瘾带来的痛苦。此法被论证有效,并推广至俄罗斯境内的一些心理研究所和戒毒所使用。

何为名利(四)堂会

 (四)堂会 刚跟师父的那些年里,整个行业都不太景气,我们也没什么知名度,随着年龄的增长,跟着师父的年头也多了,我们五个徒弟也在舞台上磨了很多年了,整个行业才在师父的努力下有所红火。 眨眼的时间过去,我也到了成年的日子了,师父目前最小的徒弟就是我了,我成年礼那天不是在传统的剧场办的,师父接到了一个大型的堂会演出,其中就安排了我们这行当的表演,正在发展上升期的我们自然乐意接到这种堂会邀请,更何况这次还是给钱的演出,不像以往想下乡演出都要送鸡蛋才能吸引人来观看。

何为名利(三)冬梅

(三)冬梅  时值酷夏,太阳比以往还要毒辣,上外边转一圈衣服就能湿透了,这样的鬼天气闷的人不敢出屋。冬梅姐的性子一直很冷,也很符合她的这个名字,冬梅姐极度讨厌夏天,拒热喜冷的体质让她夏天总是躲在房间里吹空调。 “冬梅姐,你怎么不开心呢。” “没事,你快去练功吧。” 我和冬梅姐的对话总是截止在几句之间,冬梅姐的性子很冷淡,对外人总是一副冰山美人的状态,对我们几个人还是非常温暖的,平时我也愿意勾搭冬梅姐说两句话,不然她一天可能都说不上一句话。 师父给每个徒弟都办成年专场似乎已经是一个惯例了,从春兰姐那场记忆深刻的专场开始,夏荷姐和秋菊姐都顺利的办完了属于自己的专场,可到了冬梅姐这里却出了些幺蛾子。那天的专场开的还是非常顺利,我和春兰姐搭的架子把场子的气氛炒的很热,按常理来说这是好事,可没想到在那天却坏了事。

何为名利(二)夏荷

(二) 夏荷 自我入门以来,夏荷姐就在我心目里是气质的代名词,在待人接物这方面,夏荷姐就是我学习的榜样,可就是这样的夏荷姐,在面对师父严苛的教育下,依然免不了受罚的命运。 夏荷姐的第一次挨罚倒不是在舞台上,毕竟春兰姐那次之后,我们多次登台积攒了不少的经验,再面对那样广阔的舞台时也已经得心应手了,不会再出现初次那么紧张的情况了。 师父是一个很少出去应酬的人,不过师父倒是很愿意和社团里的同僚一起出去聚餐,我们五个人算是最小辈了,师父也总领着我们跟前辈们交流经验,这都是我们得来不易的宝贵经验。

何为名利(一)春兰

 何为名利 《废话》     我是个贱人,又开了一篇长文,不知道是不是个坑,我这个人做事总是三分钟热度,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吧。我总是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却懒于将其完整的写出来,除了太懒这个因素,我觉得自己的阅历还是太少了,人生没经历过太多,写出来的东西就显得非常稚嫩,这种情况有利有弊,利在可以有很多的想法和时间,弊在有的时候自己写出来的玩意自己都看不下去。     这次的主题是以演员为题,我是个胆小的人,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很少会联系现实,顶多会有些现实里的影子,就像这次的一样。我总感觉自己驾驭不了太长的篇幅,但是有些东西用我这种啰嗦的写法写出来就会很长,没办法只能妥协一方,所以就有了很难填坑的长篇。这次的角色我依然不希望过多的定义,希望能够符合各位的一想之美,多做描述便是多了束缚。这次的重点依然是我想要表达的故事,所以可能圈子的主体还是不多,希望会有人喜欢吧。     写了挺多短的故事了,希望这次长东西能坚持到有个漂亮的句号吧。

SP有声小说在线收听&下载·7.塞巴斯蒂安(M/F)

原作小说作者:未知 音频作者 : 佳佳CV 下载链接(音频): https://mega.nz/folder/OpQmmBhS#H29dml6CIPUe4VfFsWwDHg 在线收听:

动物派对

《废话》  首先回答一下正文里青蛇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快就溜呢,因为喝酒了,意识很迷离,也写不好什么东西,所以就发展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篇东西大概构思了一分钟吧,所以看上去也不太成熟,大概背景也是几个喜欢sp的人聚在一起办派对的事,虽然起名动物派对,只是人的代号而已。 另一个事需要说一下的是,这篇东西全程对话,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全部的内容都是对白,所以看上去可能有点费劲,但我写的挺开心的。嘿嘿。当个文字版的电台看还行。我可太喜欢写这种东西了,完全不需要考虑其他的,只需要会正常说话就行。 《正文》  动物派对 “我是狐狸,是不是就等我一个人呢,真是抱歉,咱们开始吧?” “哎,我说狐老大,你这可不够意思吧,都等你这么久了,你来了就开始?” “白马,你要是不服,咱们可以单练,不想玩就滚。” “嘿,我错了狐老大,开玩笑还不行吗。您老人家的时间多宝贵啊,那咱们开始?” “玉兔和青蛇都是第一次参与咱们这个派对吧,规则白马应该给你们讲了,还有不懂得地方嘛?” “没有。” “我也没有,狐老大,我和兔子妹妹可是期盼很长时间了。” “你们两个啊,真是的,挨打还主动上赶着来,一会有你们疼的。” “狐老大才不舍的打我们呢,狐老大最好了。” “行了,也不嫌腻歪,你看兔子多乖,你要能有她一半的沉稳我都放心多了。” “狐老大,那咱们就开始吧,谁来做第一个啊?” “你白马平时不就总冲在第一个嘛,这回还是你来吧。” “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哟,狐老大,不好意思了,打你十下。” “真晦气,那来吧。衣服都脱了吧,别让我一个人光着了。” “好嘞,死白马你上来就打老大,你这个坏人。就你一个雄性生物,你还不让着点。” “青蛇,你要是能闭上嘴,可以是一个冰山美人。” “呃,冰山太冷了,我现在这样挺好的,哟,狐老大你身材又好了,是不是偷偷去健身房了?兔子妹妹还是那么白净。嘿嘿。” “去,把你手拿开,别摸兔子了,要摸去摸你自己那水蛇腰去。” “来吧,不就是十下嘛。” “狐老大,得罪了。” “磨磨唧唧的,打就完了。” “老大,你这屁股真不错,这肉打下去还能弹回来。” “你能…嘶…闭上嘴不。” “不能,嘿嘿,狐老大,你今天回家不会还是紫色吧。” “你再说话我让你那脸现在就变紫色。” “哈哈,白兔妹妹可能不

一张应该丢掉的废纸

《废话》 先发上来放一段时间,等灵感来了就删了重新修改,属实写的不太叫玩意,丢人现眼了。 《正文》 没有赢家的游戏 老张和老邹是一对夫妻,老张是丈夫,老邹是妻子。 小苗和小方是一对情侣,小苗是男生,小方是女生。 四人相识的时间非常早,小苗和小方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时候,负责接待和教导他们的就是老张和老邹。老张和老邹的年纪其实不大,都刚满三十而已。 他们四人通过一个极为偶然的机会,互相之间知道了彼此心中最深处的秘密,这一对夫妇和这一对情侣其实都是 SP 的爱好者,最巧合的是,这四人的属性都是双。 值此良缘,思想开放的四个人便决定玩一场游戏。上班的间隙,四人碰头商讨了一番游戏规则,最终确定了合适的时间和地点。 小苗和小方在约好的日子来到了老张和老邹家,毕竟他们上班时间还短,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老张和老邹贷款买的这套两室一厅就非常符合游戏的条件。 叮咚 老邹给这对情侣打开了门,老邹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睡衣,亮面真丝尽显身材傲岸,丰腴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略长的衣摆恰好遮掩住了关键的地方。反观小情侣的衣着,小苗是一套休闲格子衫配运动短裤,小方穿着白衬衫搭牛仔裤,衬衫的下摆系在腰间。 “邹姐。” “邹姐好。” “你们好,快请进。” 老邹把小两口迎进屋内,老张也刚好从屋里走了出来,老张今天的打扮也很放松,一件浴袍把全身都遮掩了起来,腰间紧紧的围着一条浴巾,看上去应该是刚洗完澡。 老张和老邹热情的招待着,小苗和小方也客气的搭着话,直到老张屋里的闹铃骤然响起,打破了这样和谐的氛围。 老张起身进屋按掉了闹铃,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左右手各拎着一个大包裹。老张放下右手的包,在茶几上打开了左手的包,里面是各种各样适合多人聚会的游戏。 “咱们是不是,开始今天真正的目的?”老邹的眼眉之间带着笑意,话虽带着疑问,却不容置疑。 “嗯,好。”小方答应了下来,小苗是个不善言谈的人。 “第一个玩个什么呢?最简单的飞行棋吧。”老邹看到老张拿出来的各种游戏,从中挑了个大家应该都会玩的项目。 “邹姐,那时间是不是太长了点,要好久才能分出胜负吧。”小方表达着自己的疑惑。 “不会的,你看吧,咱们用这个棋盘。”老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飞行棋的盒子,把里面的棋盘抽出来打开,平铺在桌面上。 与普通棋盘不同的是,这个飞行棋的格子棋盘上面,印着密密麻麻的小字,里面几乎每一格都有其

刺身宴

 《废话》 这可能是我写东西以来,最沉重的一次。 写完了依旧觉得手心里发凉,浑身都散发着不舒服的感觉。 文章的背景依旧是那个年代的架空故事,这是一次属于我个人的纯粹幻想。 这篇的字数不多,但却是我写的最艰难的一篇,与之前的东西一样甚少见圈子的正文,但我觉得这篇对我来说比我之前写过的那些糟粕多要强上许多。 这不是我第一次写死角色,但……唉,算了……不愿多说。 很难受,要不别看了,就到这算了,其实不太想发…… 《摘录》 周先生的牙咬在了一起,五官狠狠地扭曲着,她的双手也不像之前那样贴在自己的身上,而是向前胡乱的挥舞。 周先生松开了咬紧的牙,鲜血从她的唇齿间流出,她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眼睛狠狠地盯着我。 周先生再一次闭上了嘴,双唇紧紧的闭在一起,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她的眼睛露出了一丝光,她的双手做出了一个隐晦的手势。 周先生冷不丁的发出了喊叫声,是痛苦的嘶哑声,仿佛夹杂了之前的痛苦,那冒着极大毅力才忍住的疼痛在此时迸发,她的眼睛已经不再看着我了,她的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左手伸平手掌,右手微微弯曲,我能明白她是想抱拳拱手,但她再也做不到了。 周先生 ……再没了动作,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右手也不再试图弯曲,她终于可以放松身体了,她不再痛苦了。 《正文》 刺身宴 我被邀请参加大洋国高级军官举办的刺身宴,纵然已经百般推脱,但当枪口顶在脑门上的时候,这张邀请函被塞进了上衣的口袋里,那名高级军官用原本握着手枪的那只手攥着我的手,握手时的笑容让我深深地记住了他的嘴脸。 不得不佩服大洋国在细节方面的追求,从我下车的那一刻,两个大洋国女佣全程护送着我进到洋馆里,打伞的女佣穿着大洋国特色的和服,即使身子都被大雨淋湿,那把伞仍然精准的停留在我头上,就这一手功夫足见其身份。 “欢迎,欢迎孟君的到来。” “哪里,哪里,能来到您的府邸是我的荣幸,感谢您的邀请。” “还望孟君不要嫌弃这里的饭菜不合口。” “岂敢,岂敢,早听闻大洋国的刺身宴之华贵,孟某早就想切身体验一番了。” 毫无营养的寒暄一直持续到宴席将要开始前,那名高级军官提前离开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女佣引领我来到一间会客室,在她离开前特意嘱咐我不要出这会客室半步,言语里带了些警告的意味。 我坐在宽大的皮制扶手椅里,这个房间仅从观看上就可见极尽奢华,触目所及尽皆镀金装潢,就连我做的这个椅子上也点缀着金丝线,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的也都是金碟。好在等的时

星星和月亮

《废话》 总是有很多想法,但总是写不出来什么,坐在桌子边上被抖音或者其他的信息流冲走了写作的动力,所以这次强迫自己至少写了些什么。 这是一篇没有什么想法的水作,写出来的目的是试试自己的能力,我不喜欢写那种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东西,所以我总是觉得自己在具体描写这方面还是弱了许多,不过我喜欢这样,把更多的细节留在读者的一想之中,每个人对于具体的过程是有不一样的经历的,所以各自认为的美也不一样。我更想把前因后果写出来,让这个故事更加完整和立体。 能力一般,水平有限。粗制拙作,自娱自乐。 《正文》 作出来的代价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再祸害自己了,这已经是第几回了。你不想睡觉,我还想睡个安稳觉呢。” “可是……” “什么?” “姐姐你发现我这么晚发朋友圈,你这不也没睡嘛。” “你还管起我了是吧?明天给我等着。” 嘟嘟嘟…语音被挂断了。 一夜无眠,整个晚上我都提着心不敢入睡,从认识姐姐以来,还从来没看她发过这么大的火,完全不知道明天要面对什么。 我叫星星,至少姐姐总这么叫我,我跟姐姐是在游戏里认识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暴躁的网瘾少年,骂人扣字起步就是一堆星号,姐姐在那时主动加了我的好友,一番温柔劝化下,我就这么和姐姐结下了缘分。 “我看你打字总带星号,以后就叫你星星吧。” “随便。” “刚才看你报地址是这个市的,是真的是假的啊?” “真的啊,我怎么可能说假的。” “你知不知道在网上暴露自己的信息很蠢?以后不许这么做了。” “我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我也是这个市的,你要是不听话我可以顺着地址去揍你。” “你来啊,有本事打死我。” 我敲下了让我后半生都爱恨交加的一句话。 就在那把游戏打完的第二天,一个女士出现在我包月的网吧门口,二话不说拽起我就走。后来我问网管为什么不拦一下,他说看这个女人的气势特别像我家长。 “哟,刚成年不几天就来开房啊,你还挺厉害的,这哪约的介绍介绍啊。”我莫名其妙的就坐在了酒店的大堂里,我的身份证放在茶几上等待入住的登记,旁边凑过来一个痞气的男人说着不着调的话。 “起来,登记,上去。”女人很冷漠的对我说道,我哪敢反抗她,像个跟屁虫一样走在她后面。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如果换个人来我定是不会像被胁迫了一样乖乖听这个女人的话,但她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感染并教育了像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