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流放者的安魂曲:抚摸夜的潮湿(1)

本文完成于2019年,最初发表在谷地,是一个更大的写作计划的一部分。在当年的灾难过后,我从各处撤下了它。而今一切尘埃落定,母世界已离我们远去,我修改了一些关键词后重新贴上来,是想让它成为一个新的开始。 考虑到未来的文章也会以连载的形式出现,所以本文也将分为几次连载。对于已经阅读过本文的读者来说,可能缺乏新意而觉得厌烦,还望理解。 「序」 讲述自己的故事真是有趣,当你描述时间留身上的印记时,时间也在改变你。2015年9月的时候,我遇到了某个人,开启了这个故事,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又因为另一个人而把它发出来,两个冬天倏忽而过。 从疯狂的天堂堕入人间的灵魂,因保有一切记忆而维持着同一,却已经不再是那个天使,平凡的人偏要感慨曾经的自己是如何厌恶生活的平凡,殊不知那时的日光早已成为一生对于黄金时代的遥望。 我删除了所有曾经实践过的男主,只因对某一人的承诺。早知这一天,我未曾与任何真正敬慕的人实践,这种必然的遗憾来自对自己的不自信,是一种本性上的怯懦,它割裂了自入圈至今的生活,每一次试图打破它,我都会退缩。 “Athena,你也有怕的时候。” 从此我不再盼望圈子能满足欲求,钟声响起尘埃落定,世界的残忍暴露出来:一切都会继续,无论你怎样。只愿朋友仍然是朋友,常常有音信。 但我仍不想写,稿纸颜色的屏幕随时在嘲讽:看呐那个人,几十万公里只当梦游路过,现在她每一天都在调整座椅和方向盘,拨弄着后视镜恨不得亲手打磨,右手放在拨杆上却在发抖,她在怕什么? 其实我只是缺少一把钥匙。那些人说金钥匙是天国的权柄,银钥匙是人间的权柄。我要一把铜钥匙,是检索记忆并展卷书写的权柄。这几天有人把钥匙给我了。如果我从今天开始更新,缓慢却不停止,而你也读下来了,回帖或不回帖,那么我都想说,虽然没有到致谢那一部分,我要提前感谢陆小刀,宝藏之所以是宝藏,乃是因为它连通矿脉。

SP有声小说在线收听&下载·5.日落紫禁城

原作小说作者:吴启泰 音频作者 : 未知 下载链接(小说全文+音频): https://mega.nz/folder/2pgBkKDD#ndcw0E2ICipKArmiGzNsPw 在线收听: 上: 下: 小说节选:  吟儿站在下房的窗口,望着高高的宫墙发呆,宫墙下有一片花坛,她刚进宫时那一丛丛月季花开得正艳,这会儿早已凋谢,成了一堆枯枝败叶在秋风中瑟缩。花犹如此,人何以堪?正是“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啊!过去读这些古人的诗,虽然觉得好,但好在哪儿并不觉得,此刻她才真正懂得其中的滋味。   她无时无刻不在想荣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想,她说不清,但觉得这首诗却如此贴切地表达了这种苦想之情,有时候,她一个人静静地想着荣庆,越想越觉得没指望,越没指望越是要想,在这绝望的苦想中,胸口里好像爬满了无数小虫,拼命啃吮着她那颗血淋淋的心。心掏空了,身子也空了,就像香炉上燃烧的线香,随着那股冉冉青烟,留下的是灰烬,是空,什么也没了。没有眼泪,没有悲痛,没有任何感觉,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凄凉啊!   所幸的是在宫中太忙,天不亮就得起来做活,一直累到天黑,晚上倒在床上已经筋疲力竭,脑子一片空白,再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否则这种苦想会毁掉她。有时候这种渴望的念头不自觉地在脑海中刚刚浮出,立即被她卡断,她不是不想,实在是不敢想。她常在心里提醒自己:再熬上六年多,她就能再次见到他,她不能死,她必须活下去,为她庆哥活着。   前几天,母亲在嫂子陪同下来宫中看她,当她得知他已经去承德当禁军,一方面因为他离开自己太遥远感到沮丧,另一方面也庆幸他不在京城,否则不知他会干出什么荒唐事,就像上次和小玉一起扮作赶车的混进来看她,一旦出了事就完了。宫中规矩森严,外人不知道。你想想,倩儿为了一条男人的汗巾活活让人打死。她正想着心事,身后突然响起平儿的叫声。吟儿吓了一跳,慌忙转过身。   “瞧你吓的,脸都白了。”平儿看一眼对方。   “平姐姐,”吟儿拍着胸口说,“我自小就有这毛病,一点儿动静就吓得我半死!”   “秀子姑姑回来了!”   “真的?”吟儿惊讶地瞪着两眼,“在哪儿?”   “在西偏殿,两个小太监陪着一起回宫的,看来她少不了要挨板子。”   “走,去那边看看,”吟儿要平儿跟她一起去西偏殿。   平儿怕她惹事,非但不肯去,而且也不让她去。吟儿一定要去。平儿坚决不让她去,两人僵持着,谁也说服不了谁,正在这

SP有声小说在线收听&下载·4.春在江湖

原作小说作者:平儿 音频作者 : 佳佳CV 下载链接(小说全文+音频): https://mega.nz/folder/29hCWJhS#_mFl0nF0CnYDz1eSWSkaUA 在线收听:     小说节选:     洛阳城里,春光正好。洛阳才子,年少春衫薄。       米灵背倚斜桥,白衫飘飘,神态潇洒之极。桥头街上,秦楼楚馆林立,米灵这玉树临风般的一站,登时引得各处歌女舞姬,向她频挥红袖。米灵不禁笑了,她女扮男装出门,本是图方便和好玩,却不曾想到,会有这种场面。       就在此时,米灵身边擦过了一个瘦小的身躯。此处本来游人甚多,挨挨擦擦是难免的,一般人也不会在意。       但米灵却不是一般人。米灵的妈妈“烛光小刀”米嫣,不仅是当年江湖上第一美女,也是武林中第一女高手。米灵自幼跟妈妈习武,感应甚是敏锐,立刻察觉到袖中的钱袋不见了。米灵盯着前面的瘦小身影,竟不禁大感好玩,展动身形,悄悄跟了上去。       前面那人,偷到钱袋,甚是兴奋,毫未觉察到有人跟踪,匆匆拐过几条街,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将钱袋打开,细数里面银钱。       米灵蹑踪而至,见状大觉好玩,不禁出声笑道:“好多的,我帮你数,好吗?”       那人大吃一惊,钱袋落地,回身看来。米灵这才发现,他也不过是一个少年人,年纪好想比自己还小一两岁,却竟然为生活所迫,当了小偷,不禁又惋惜又同情。       那少年一双大大的眼睛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突然双膝跪倒,央求道:“公子爷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他这一说话,语音竟是颇为娇嫩。米灵一怔,不禁心中一动:“难道他……她是个女孩儿?”细看去,果见她胸前突起,而颈中并无喉结,再看她面容,虽脸上布满尘灰,却仍不掩秀丽的女儿家面庞,当下更无怀疑。想到她一个女孩儿家,竟走到这一步,更生怜悯。不过因为同时女孩儿家,又生出几分亲近之感,而因为亲近,又不禁为她的堕落而感到些许气恼,真想好好教训她一番。       面前的少女依然跪在地上,求“公子爷”饶命。因为紧张,根本没发现米灵是女扮男装。       米灵思忖片刻,有了计较,向面前少女道:“你起来吧,放心,我不会抓你去见官。”少女将信将疑地站了起来,忐忑不安地望着米灵。       米灵暗暗好笑,假意板起一张俏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少女低声道:“我叫小燕,十七岁。”      

SP有声小说在线收听&下载·3.琉璃屋檐儿夜话

原作小说作者:鱼 音频作者 : 未知 下载链接(小说全文+音频): https://mega.nz/folder/284yHQQK#qyuVBiiKIN6gURy9yLA95w 在线收听: 小说节选: “书茵。” “嗯?……姐,你也没睡?” “我哪睡得着?书萌还不回来,你看爸气得厅里满地乱走,抽了多少棵烟了,这死妮子一会儿回来,爸非剥了她皮不可。” “我看咱家,就顶数三姐胆儿大,敢跟爸逆着干,爸不让她跟那个方仲伟来往,她偏不听,上次不也是因为这事儿,还死犟不服软,叫爸打得屁股开花,好几天穿不上裤子。” “谁像你,板子还没上身儿,就哭得天响了。” “我咋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爸在气头上,你犟嘴不是找死?到时候疼的是我自个儿的屁股,我才不像书萌那么傻。” “也是,书萌就吃亏在那臭脾气上了,从小挨打最多,挨得最狠。哎,书茵,你说你三姐那脾气像谁?” “像……像爸!一条道跑到黑,认死理儿不放,可不就随咱爸。” “爷俩儿一较上劲儿,没好儿,书萌有得受了。这都快后半夜了,还不回,看爸怎么收拾她。”

我们没有公众号!

今天听朋友说,见到以「鹤啸山谷地」为名的公众号,问是不是我们开的。我在避难所里问了一圈,大家都表示不知情。谷地已经关闭近两年了,即便到目前,也没有重开的计划。因此,现在所有号称是谷地的网站,都是冒牌货。 另外,经由曼陀事件,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可能在国内设立任何站点了。因此,即便在未来,公众号、贴吧之类地方,若有用到谷地名号的,也不可能和我们有关。如果谷地还有重开的日子,第一条消息肯定来自避难所。因此,关注谷地命运的同好,还请关注避难所。 当然,我们很难自认为拥有「鹤啸山谷地」这个名字,显然也没有什么办法制止别人使用它。相信对谷地还有感情的同好,喜欢的并不只是这个名字,更多的还是谷地所代表的开放温和的交流气氛、丰富的资源;或许,也是喜欢之前谷地的大家。如果愿意继续这份美好,那就来避难所吧,我们都在这里。

一个预言

我曾以为自己是开放世界的支持者,但现在看来,这似乎是错误的印象。当我们几个幽灵逃离危机重重的谷地时,一开始便选择躲藏在层层加密的小世界中,而即便到现在,3 A.S.的5月,我仍然愿意每天宅着。现实中的我也不喜欢过于明亮的日光,它会和忙碌的人一起匆匆流淌,攥住心脏,令人窒息。于是,许诺的花朵都会开放。 但我们仍然需要一个树洞,一个漂流瓶,把秘密变成最短的音节,写入一个地方,放出去,便是留下。又或者说,我们愿意把秘密藏得深一些,更深一些。 在我们逃离的时候,大祭司等一下用远古的羽毛向织羽之神交换,得到了安睡在许愿池深处的赞美之书,并以缎带仔细遮掩,悄悄带出来。其后书上一切赞美字句皆已消失,空白的纸页开始显示预言,前几日新的字迹已经出现:「自大灾难的第三年,人要说新的言语」。 人会有新的言语。

SP有声小说在线收听&下载·2.故园旧事

图片
原作小说作者:Darktemper 音频作者         :  佳佳CV 下载链接(小说全文+音频): https://mega.nz/folder/KlQBWAYS#jV-pPbW3nT3NUDyAEH8ayQ 在线收听: 小说节选:      这是一段发生在民国的故事。女孩的记忆,从1920到1952,有些已经沉没在时光里。一些人与地名,再也记不真切了。      唯独那些关于SP的往事与心情,都永远深深印刻。 即使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序、临别之忆       1952年盛夏,北平西郊,燕静大学校园里。许念苏独自坐在湖边,偶尔用脚尖轻轻点着湖面。大雨刚过,暴烈迅疾,带着北平城郊特有的泥土腥气。一道盛大的彩虹划过天空晚霞。晚风吹拂,湖里的虹影、云影、塔影都随波碎裂。        念苏望着眼前的景致发呆。暮色中,她背影俊俏。细细的腰身,圆圆的臀形,掩在一身朴素的蓝衣黑裙之下,看不真切。却仍是民国廿一年,她刚进入这所教会学校的样子。        世事如白云苍狗,几经变迁,她都始终保持着自己的身形、装束。连带着心中那个隐秘的世界。     像她老师William曾说的那样,守护好自己,才可能享受剩下的一切。 ……  

SP有声小说在线收听&下载·1.玉堂春过堂

图片
原作小说作者:zpz1952 音频作者        :  不详(欢迎提供) 下载链接(小说全文+音频):     https://mega.nz/folder/q0pkiLiY#Hwiwd7XVNVZ4qdqWsI2dIg 在线收听        :     小说节选:       人们知道的玉堂春,往往是通过一句唱词开始的——(京剧《玉堂春》苏三起解)苏三离了洪洞县...       这一段苏三还在洪洞县。却说那县令,得了一千两白银,一心要逼取苏三的口供。次日升堂,苏三披枷戴镣,一步一踉跄,在二名差役押解下慢慢走向花厅,花厅专门审问女犯人,虽是二堂,墙壁照例架上红黑刑杖,堂前特意准备了女人马鞍形刑凳,右侧的桶里浸着大大小小的竹蔑藤条,令人感到刑杖的那种恐怖。到得堂前,两旁衙役排列整齐,都双手扶定了朱黑两色的刑杖,到得堂上,开锁去镣,苏三便当堂跪下。去了枷锁,苏三觉得松了不少。        堂上县官发问:“下跪何人!”       堂下答道:“小女子苏三。”       不再多问,只听得惊堂木一响,堂上县官喝道:“拉下去,褫剥衣裙打二十竹蔑!”  这个瘟官的规矩,无论男女人犯,上堂先打二十板,瘟官唤作杀威屁股,给犯人一个下马威。 ……

圈子对于一个爱好的价值

1 AS(AS为避难所纪年,以2019年为 1 AS) 十一月的事件本身是一个节点,但是在这个节点之前,圈子本身已经越来越冷清。近两年在避难所中,我和许多人谈起这个话题,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矛盾:我们都认为SP是一种来自本能的倾向或者说欲望,显然它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消解;很多同好小时候根本没有接触线上或者线下的圈子,仍然天然地培养了这个爱好;那么为什么在近些年,SP作为一种爱好看似在衰弱? 总结下来我比较认可这种解释:大多数的爱好,包括SP,都有植根于本能的基础。在SP之中,我们能看到混杂的本能:作为社会性动物,人具有被关注的愿望、被引导的愿望,乃至没有发情期限制的总是存在的性欲。这些愿望可能表现在不同方面,比如被关注的愿望可以在社交、游戏之中得到满足,被引导的愿望可以在学校中得到满足,而性欲则可以在恋爱、约会中得到满足。 但恰好有一些人,他们或许是因为天生具有特别的洞察力,或者因为处于一个频发交流的圈子之中,通过种种努力,终于把这些愿望整合在SP这个爱好之中。因此我们看到管教乃至调教之中,有许许多多生理性的和社会性的本能得到了满足。如果一个爱好能够满足一种需求,那么它就会生存下去,如果一个爱好能满足好几种需求,它就自然会生长壮大了。 正是在这种环境中,SP作为一种爱好,以论坛为标志,在2005-2015年之间发展起来。而恰好在这个阶段,我们会看到一种可能令人生厌的讨论类型:批评那些可能偏离主流SP内容的行为,例如在SP进行过程中做爱,或者有明显性虐倾向的动作。这是圈子通过舆论的方式规范这个爱好。虽然我并不喜欢参与到这种讨论中,并且认为SP不仅仅是一种充满关爱的体罚行为——对我来说,SP只是一种角色扮演游戏;然而我也必须承认,恰好是这种规范性的行为,让SP真正变成一个独立的爱好,可以让不愿进入BDSM圈子的同好能有一个稍微清净一些的地方聊聊天。 但是人的年龄会发生变化,谁不愿意永远做一个精力充沛的少年?然而谁也不能永远是少年。即便我们能够躲进小楼自成一统,也只能看着春夏秋冬之中其他那些人的变化。如果这些为SP领域提供关键游戏规则、不断通过实践活动作出解释和范例的人们,他们走了,那么这个圈子就只有我们在记忆之中坚守。 很容易看出来,SP圈子在近几年的衰弱之中,人本身的衰老起了很大作用。不要总说别人的故事,就连我自己也感觉到实践频率应该下降一些,以免伤害身体。十年之后,大概

SP视频工厂(03/09)(虚假的幻想

        今天拍什么?这是我们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 我叫李逸,是一名传媒公司的经理,在我的手里有一支人数不多的团队,公司里其他同事大多不知道我们所从事的领域,这个秘密也只有老板才知道。 “ 小王,你去联系娜米,让她下午来棚里一趟。让她穿一套教师装。 ” 我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我所提及的娜米是最近才调到我们组里来的,是一个刚出大学的美女,为人十分温和,跟团队里几乎所有人都相处的很好。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公司里最神秘,却又最有价值的团队,我们组里选人标准十分严苛,可以说整个团队中只有我一个人算是相貌平平,剩下的每个人放到外面都是俊男靓女,而且也是不同行业的精英。 我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摄影棚里,这里是整个公司的禁区,只有我们组的人能够凭证件自由出入,这棚子是在公司院子里的一角独立建造的。占地面积虽然不大,但其他组可没有这样的专属棚子。 提前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布置一下待会拍摄时所需要的背景和灯光,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处教室的样子,甚至连教室窗外的走廊都十分逼真。 “ 导演,我来了,今天拍老师嘛? ” 娜米很准时的来到了棚子里,她身上穿了一套修身的女士西装,给人看上去的印象就是片子中经常见到的教师形象,在现实中当然很少有这样穿着的老师,不过艺术来源于生活,也要高于生活,适当的夸张是非常正常的。 “ 娜米,这是你第二次拍摄了吧。 ” 我向眼前有些紧张的娜米问道。 “ 是呢,导演,我上次表现得不好,这次我一定努力。 ” 从哪米的话里能感觉到有些不安。 她说的是她的第一次拍摄,那时她才进入组里一天,便被我临时叫到了棚里拍摄,演一个戏份不是太多的配角。只是那天她太紧张了,有的镜头 NG 了几次,主演的屁股比预期的要多捱了数十下。 “ 好了,快去化妆吧,这次你扮演一个补课的老师,被家长发现后裹挟你进行 sp 。 ” 我简单的给面前的女孩讲了一下她要出演的角色,没有剧本,没有台词,我相信这个科班出身的高材生能够理解我要表达的效果。 “ 全场准备,开机。 ” 小王拿着场记板碰撞出一声清脆的声音,我们没有像电影片场那样细分几景几次,我们所拍摄的视频体量还不需要这些来辅助我们的工作。 娜米从教室门口处款款走入,一个穿着休闲衫的男士已经坐在了教室的第一排。娜米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脸上出现了惶恐的神情。 “ 您 …… 您给我发的信息? ” 娜米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 我想你很明白这补

在避难所收缴管制刀具一把,已进行无害化处理

今日避难所猫咪Flix在客厅收缴管制刀具一把,据信为上古遗物,目前已对其进行无害化处理。 避难所的建立和这把上古刀具有很大关系,虽然它有时出现,有时消失,难以预判,却总为我们带来了恰到好处的后果。在这一点上,虽然命运女神毁灭了世界,却待我们众人不薄。 另外,前两日和等导一起想了个避难所纪年系统:以2019年为AS元年,AS是 Anno Sanctuarii 的简称,即「于避难所之年」的意思。今年就是 3 AS。

白露集·赤宴号【短篇集】

那么就说到这里吧,例行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在这里,如果你对我有兴趣或想物理催更都可以通过QQ/VX:1095234814 找到我哦,欢迎女主女贝哦。 嘿嘿,这是唯一一篇闲话放在了前面的文章,因为这是我个人的一部短篇集,所以根据其特有的性质,咱们把闲话放在前面唠,保证后面的观看体验。 我把这篇分为白露集和赤宴号两个部分,白露集主要记录我脑洞大开的点子,用最少的笔墨描绘出一幅场景,也算是记录灵感的作用吧。赤宴号则是参照了黑相集的叙事模式,采用日记的方式记录下精彩的内容,而赤宴号的名字则来源于棉兰号。当然如果您有有趣的故事或经历,同时您也喜欢我的叙事方式,可以通过上面的联系方式与我分享,我也会将其收录进赤宴号里。 《爱情袜子》 这是林佳结婚的第三天,婚礼上的景象还残存在她的记忆中,父亲的冷眼相待,母亲的无可奈何,亲朋好友虚假的祝福,这一切都让林佳对自己的选择后悔不已,这或许就是倔强的代价吧。 林佳的丈夫是一家企业的销售经理,名头看似唬人,其实只是一名普通的业务员,靠着单子勉强维持生活,但在结婚前他对林佳展现出的态度成功的迷惑住了这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换来了在学校中备受追捧的高冷校花。 房间中传来呜呜的声音,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被麻绳乱糟糟的捆着,嘴里满满的塞着东西让她只能痛苦的呻吟。林佳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新婚燕尔便被自己的丈夫迫害,当她醒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下了药,身上紧紧捆住的枷锁让她已经没有脱身的自由。 这处公寓住着的都是挣扎在生活线上的年轻人,所以那个白天谁也没听到在这个房间里发生的绝望和痛苦。牛皮制成的鞭子不断地抽打在柔软的身躯上,睡衣早已被凌厉的鞭子撕碎,血痕逐渐的浮现,而林佳只能用喉咙发出低沉的吼声发泄痛苦。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声音渐弱,林佳看见自己的丈夫从门外回来,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麻袋,那个恶魔蹲在了林佳的面前,手指挑起布满泪痕的脸端详了一会,捏着林佳的嘴抽出了塞着的毛巾。林佳早已没有了说话的力气,浑身的疼痛还在消耗着她的体力,但挤出的三个字还是问出了她心底的问题。 “为什么?” 男人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一口浓痰淬进了被迫张开的嘴里,男人脱下了自己脚上穿着的袜子,那双纯棉的袜子是林佳曾经送给他的,如今袜子上充斥着酸臭的味道。林佳的眼睛张得大大的,用尽全身的力气抗拒着这双十分肮脏的袜子进入她的口腔,但徒劳无功。林佳不断地干呕却不能缓解自己的痛苦,这回她彻底无法发

The Loser(0228更新番外)

“让我们恭喜洪星战队夺得了本次联赛的冠军,也感谢华宇战队为我们奉上的精彩表演,请洪星战队来到舞台的中央,让我们再一次恭喜……”主持人后面的字我一点都听不进去了,脑子里一直在徘徊的只有电脑屏幕上的失利两个大字,这两个字意味着我们与冠军失之交臂,胜利不再属于我们,荣耀和辉煌被迫进行了转让。 这场年度级世界比赛,我们的国家拿到了三连冠的荣誉,本已做好了冲击下一个目标五连冠的准备,但这次却折在了我们的手上,一支建队不到两年的队伍,一支踏着同胞的骸骨走上巅峰之战的队伍。 韩媒的记者已经在休息室的门外等了很久,他们在家门口摘得桂冠,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噩梦,别有用心的人早早就端好了相机想要捕风捉影。总归要离开人家的地盘,一路走出去的队员保持着不喜不悲的脸色上了大巴车,我在拥挤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艰难地向前挤,想要获得位置的媒体,他的胸前挂着骄傲与自傲的颜色。我在离开的路上经过他的身旁,对着摄像机留下了一句“明年,我们会回来的。” 返程的航班是一架廉价客机,逼仄的座椅和吵杂的噪音总是让人难以接受,与我们来时的头等舱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不过好在还能够成功的回国。据说以往客场作战的韩队都被其本国内的财团百般刁难,有全队游泳回国的,有徒步回国的,甚至最近的一年有一路磕回国的,虽然他们的归国路上有帆船,车辆护航保证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但对于参加比赛的选手来说依然是一份身心的巨大挑战。以至于他们的参赛选手都纷纷退役,但奇怪的是韩队总能挑选出新一批优秀到诡异的新生力量。 飞机的角落里,队员们的心情都非常沮丧,尽管已经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但彼此仍然是个稚嫩的少年,对于现在这种情况都没有应对的办法,只能唉声叹气的抱怨自己和环境。我看着自己的队员一个个的蓬头垢面,很难想象她们曾经天真活泼的模样。在电子竞技领域,往往都是男性的比例远远高于女性,尤其在参赛选手方面更是压倒性的优势,甚至部分电子俱乐部的女队都只是用来招商的噱头。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我所带领的这一只女队仍旧杀出重围,在最高职业竞技水准的比赛中屡次拔得头筹,虽然在巅峰之战中遗憾告负,但我不会去否定她们的付出和成绩,每一位选手对我来说都是优秀的,责任在我。 飞机在巨大的颠簸中堪堪着陆,当我们下飞机后,整个机场里异常的冷清,换做是平常应该也有许多人会特意赶来接机,只为目睹天才少女们的真实容颜。其实这样的场景我们早已预料到了,但我们想不到的是,当我们

边境之地

头脑里依然一团浆糊,我没有办法回忆起之前发生了什么,一切的记忆都停留在最后的那一次爆炸中。那是一场惨烈的悲剧,城市被熊熊大火吞噬,所有的繁荣都一瞬之间被消亡殆尽。剧烈地晃动让周围的建筑摇摇欲坠,大地的震颤让坚固的钢筋水泥不断倒塌,四周都是崩溃的景象。而我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在近郊目睹了全程,直到后脑被人击中陷入昏迷。 我从一片杂乱的草丛中醒来,周围依稀残存的景色让我能够认出这里仍是城市近郊,但身上破碎的布片倾诉着我的悲惨,一场残酷的劫掠发生在了我的身上。现在的我一无所有,可求生的欲望驱使着我艰难的向前行走,期望能够找到生存的契机。 我向着城市的方向移动,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上的太阳已经隐约消失在地面的尽头。我来到了一处泛着光亮的地方,这里貌似是一座临时营地,大概是幸免于这场灾难的人聚集起来的把。 “垃圾,出示你的身份证明。”营地门口有一个中年男人在看守着入口。而此时我的身上仅有一些碎布和手上拿着的树枝,哪里有可以证明的东西。 跟这个中年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大概得知了现在的时间,我在爆炸的时候昏迷,直到我走到这里已经过去三天,这附近幸存的人自发的在这里聚集了起来,形成了有序的临时营地,虽然有些人心怀不满,但是在领头人的强有力压迫之下还是听从了安排。他们也为每个人发放了临时的身份证明,像我这种外来投靠的人就只能从最底层做起。 中年人带着我领到了一些简单的救济,一小块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面包,半瓶混有许多杂质的水,一身比布条稍微强些的衣物,至少能够保证我能够蔽体和最基本的生存。中年人带着我领完这些东西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生怕别人看到他擅自离岗。 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男人接替了他,这个人的眼镜有一边已经碎掉了。他告诉了我这里基本的规则和生存方式,同时也警告了我。 基本规则: 永远不要违背上级下达的命令,永远。 想要获得首先要付出等量的代价,代价可以大于报酬。 允许抱团但要受到连坐的惩罚,否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要做。 生存法则: 警惕身边每一个人,没有人会在这种情况下对你无缘无故的好。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永远不要把自己懦弱的一面暴露给任何人。 保持善良,不要被魔鬼侵蚀了内心,不要为利益交出人格,否则会成为公敌。 眼镜男告诉我的这些话,很重要,我已经深深地记住了。同时眼镜男也告诉了我现在这个残破的小世界里独有的制度,为了在这样的末世束缚住丑恶的人性,老大恢复了常世里那些不被人接受的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