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21的博文

流放者的安魂曲:抚摸夜的潮湿(1)

本文完成于2019年,最初发表在谷地,是一个更大的写作计划的一部分。在当年的灾难过后,我从各处撤下了它。而今一切尘埃落定,母世界已离我们远去,我修改了一些关键词后重新贴上来,是想让它成为一个新的开始。 考虑到未来的文章也会以连载的形式出现,所以本文也将分为几次连载。对于已经阅读过本文的读者来说,可能缺乏新意而觉得厌烦,还望理解。 「序」 讲述自己的故事真是有趣,当你描述时间留身上的印记时,时间也在改变你。2015年9月的时候,我遇到了某个人,开启了这个故事,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又因为另一个人而把它发出来,两个冬天倏忽而过。 从疯狂的天堂堕入人间的灵魂,因保有一切记忆而维持着同一,却已经不再是那个天使,平凡的人偏要感慨曾经的自己是如何厌恶生活的平凡,殊不知那时的日光早已成为一生对于黄金时代的遥望。 我删除了所有曾经实践过的男主,只因对某一人的承诺。早知这一天,我未曾与任何真正敬慕的人实践,这种必然的遗憾来自对自己的不自信,是一种本性上的怯懦,它割裂了自入圈至今的生活,每一次试图打破它,我都会退缩。 “Athena,你也有怕的时候。” 从此我不再盼望圈子能满足欲求,钟声响起尘埃落定,世界的残忍暴露出来:一切都会继续,无论你怎样。只愿朋友仍然是朋友,常常有音信。 但我仍不想写,稿纸颜色的屏幕随时在嘲讽:看呐那个人,几十万公里只当梦游路过,现在她每一天都在调整座椅和方向盘,拨弄着后视镜恨不得亲手打磨,右手放在拨杆上却在发抖,她在怕什么? 其实我只是缺少一把钥匙。那些人说金钥匙是天国的权柄,银钥匙是人间的权柄。我要一把铜钥匙,是检索记忆并展卷书写的权柄。这几天有人把钥匙给我了。如果我从今天开始更新,缓慢却不停止,而你也读下来了,回帖或不回帖,那么我都想说,虽然没有到致谢那一部分,我要提前感谢陆小刀,宝藏之所以是宝藏,乃是因为它连通矿脉。